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佑家人平安

....現在什麽也說不出來.

爲什麼越是善良越是沒坐過壞事的人越是會出事.

我不要爸爸和媽媽出事.但是他們很危險.

是不是我太壞了所以上帝要傷害他們來懲罰我.

請爸爸媽媽一定都要平安.

只要你們沒事的話,什麽都可以不要.

請你們一定要健康的活下去.

事情是前天的晚上爸爸下班回家忽然咳血.是大口的深紅色的血.一家人都很害怕5分鐘以後就3人跳上出租車前往醫院了.

車上我和媽媽不斷安慰爸爸,表示一定不是什麼大礙,一定是上火,原理和流鼻血一樣只不過這次是從嘴裡出來而已.爸爸也不怎么說話.平時就很注意身體的爸爸一定很緊張,我們也不知道該怎麼勸他.就這樣到了醫院,掛急診,醫生也不知道爲什麽會這樣,很多種可能都在問話中被排除了.照了片子,發現肺上部有奇怪的地方.具體的結果還要週五才能出來,之前就只有等待.

爸爸精神力本來就很薄弱,當天晚上吃了藥明明應該止住血,但是他晚上又起來咳了幾次,雖然晚上沒有異狀,但是第二天有出血了.我真的覺得,是他的壓力太大,總覺得會不行,一定還要在出血,所以總是咳,終於又咳出了血.

我很擔心,很害怕,又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看到這種情況下表現的沒有那么樂觀開朗的爸爸,我很想伸手打過去.

這樣緊張總是想著的話真的容易變成有事你知不知道啊!

很像大聲得罵他一頓,但這樣的話大概他會當場暈過去還是忍耐算了.

這時候明白爲什麽我越是生病媽媽越不能溫柔的對待我.

沒辦法溫柔,因為實在是太著急了,太害怕會失去的時候,總恨不得以強硬的方式把現實扭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想幫助他,可是他不爭氣,唯有聲斥責.很想大叫"都說別再繼續病下去了沒聽到啊!"但是不能.心的右邊好像有什麽東西一直在壓,很沉重.

我很後悔和他吵架,或者是賭氣,一邊後悔爲什麽不能對他好一點溫暖一點以便忍不住對他生氣.

現在的狀態是,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麽,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一邊想"不會出事的"一邊因為心底根本就做好出事的準備而躲在被子里哭.

我想輕鬆一點,不要談這些事,讓這些不開心的沉重的日子快一點過去.所以也不對人說,事發當天明明可以卻沒有寫出具體來,而是只要有時間除了背四級和寫實習報告就是把自己埋在APH的世界里,各種治愈自己.搭訕到很喜歡的畫者很是開心,看了好多好多的普向mad很是開心,去深入了解了一下日耳曼民族的事情和普魯士意志相關的資料又好開心,看了好些文,怎么說呢,我覺得已經夠快樂了,可是還是不夠,還是不夠快樂,其實已經够了,但是還是不夠.

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繼續cos呢.當然這些都是後話.如果不cos爸爸媽媽就可以沒事的話,那很輕鬆就可以說以後都不再cos,現在就可以說出口.可是并不是可以交換的,不cos的話爸媽也不一定能健康.他們不好的話我卻沒有心情在談什麽cos.到時候的話阿普是誰啊米英北美雙子都是什麼啊.就是這樣.想起來的話,又不敢面對那時候局面的感覺.

如果可以不要那樣就太好了.如果他們能好好的就太好了.

想起來現在我能做的只有背好四級而已.

操他媽的四級.放馬過來吧.






.....沒想到竟然到這種程度.看著看著mad跑去試妝TVT/////

由於比較失敗所以就不說是試的是誰了[奔]多麼多麼喜歡啊但是竟然感覺怪怪的好傷心啊[碎了]TAT///

IMG_2804 副本

IMG_2821 副本

IMG_2832 副本

嘆....想要多表現一些看起來有嘲弄感但是卻也很可愛的偽娘形象卻怎麼也不行.但到是因為沒打粉底上全妝?還是因為根本就不該是這個假髮,或者根本是臉的問題吧我這個臉的問題吧啊啊啊啊[好不想承認但是果然已經意識到了TVT]

啊.經過很久很久很久但是進度很慢的練習,終於可以自己PS一些簡單的[比如去痣]的東西了///但是為何光卻調不好.看起來沒有d調的有從內而發的明亮感和清透感,也沒有sui和pp的那種強調人物的感覺OTL.完全只是把黃光變成盡可能正常的顏色吧難道就這樣就可以了麼!奮鬥啊少年[誰說要優先4級來著T"T]

經過自己PS我終於意識到白色的臉有多可怕了.還沒怎么樣臉上就白花花一片.雖然pp說過可以分圖層.但是...真的是...好麻煩的啊真的要那樣嗎Tw T...

望上面]自己都要不知道自己在努力試誰的妝了...太悲哀了吧!!![倒塌|||

=========================================================================



怎麽樣都好我不想想起三次元裏的我的世界.


Copyright © 九賜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