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 "T

我不喜歡毫無意義的爭執,特別是家人之間.

為此我必須要控制情緒.

昨天爸爸回家心情就很不好.先是因為媽媽對股票的提議而開始批判性的分析,不過確實還是以分析為主,雖然期間不時夾帶"你這種思維本身就是錯誤的"這種話語而且聲音越來越大,但終究是以分析探討為主.

後來在學英語的時候,他檢查我單詞.邊檢查邊問"你白天做了些什麽"我回答"沒有看書"他剛想進一步質疑的時候被媽媽打斷,提示他先繼續學習要緊.於是他又問了下一個詞,harsh.於是我想不太起來.接著他提示我之後又問,你白天不看書的話都幹了什麽.這時候我已然不開心了,我希望快點結束討厭的英語補習然後回家去,而且媽媽今天也想早點休息.不想要在這些已經是事實無法改變的問題上爭論不休,於是說"下班回來以後睡覺,然後你們就回來了,快點開始吧."他明顯很不高興,低聲問headline.我沒有聽清楚,問,什麼?他突然起身說"我走了"然後拿起衣服疾步離去.

我感到莫名其妙.眾人因為他的離去看熱鬧一般的往我和媽媽這邊看,而媽媽側緩和氣氛的說,你看你的別管他.其實h開頭的我已經背的差不多了,只不過是一個單詞停頓了一會而已難道是不可饒恕的嗎.我自認為當天的學習效率還是很高的[畢竟我想早回去]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在後來的時間,媽媽一直說爸爸可能今天心情不好.爸爸一直就是這樣奇怪的脾氣,一個人在國外習慣了回來不適應,說應該體諒他不要和他生氣.我當然知道這些,其實只是煩了一會也就沒有生氣,反而想到自己沒有用功才連累到他們要逼著我學覺得很自責而慚愧,所以後來我更努力的學習,背完了後面的兩個字母才回去.

回去之後一進門就感受到我最討厭的空氣中彌漫的不爽和點火就著的壓抑感.我直接去尋找電腦,想今天結束明天就像什麽都沒發生過一樣好了.開機后發現鼠標不見了.我懷疑是否走的時候太不小心把鼠標弄到地上.可是找了沒有.這是媽媽說是不是爸爸藏起來了,要我去管他要好好和他說.我很不高興.我不認為應該為一個鼠標而低聲下氣的去耀我今天的學習成果.我聽見媽媽再幫我要鼠標,我聽見爸爸依然居高臨下的指責我爲什麽白天浪費時間.我聽見我心裡一個聲音說"去他媽的煩死人了"於是我關機拿著我的包回到我屋裡,狠狠地關上了門.

我心裡想我一定要上網明明都答應好的.所以準備下去尋找網吧或者去朋友家住.結果聯繫到一半他們突然不知吵吵嚷嚷什麼在敲我的門.我打開無暇顧及接到一半的電話.媽媽的意思是和爸爸道歉然後去上網吧.爸爸則是依然那樣的臉孔仿佛我一張口就是錯他是絕對不可逆的正義.我說不要了我不去.他很大聲的表示以後我拿不拿的到畢業證找不找得到工作,將來怎么樣都和他無關.我說當然無關.他繼續表示明天就要把電腦整個搬走.我說搬啊.他急衝衝的走開,媽媽對我說怎么可以這樣對爸爸說話.我說我今天明明沒有錯.結果他聞聲又沖回來,我們正式開始大聲的吵架.

所謂吵架就是眉冷對,心裡怎么想就怎么說,絕對不會退縮,絕對不會服軟.於是中間有"我沒有想過你竟然如此卑鄙""我就是這么卑鄙""如果我可以很好的監督自己我可以流利的背下單詞等你檢查,那么究竟還需不需要你檢查.我直接去考試就好爲什麽還要對你生氣""你以為我們都愿意和你浪費時間""那么以後不需要你浪費你的時間""家長爲什麽不可以教育孩子,既然是家長就有責任去教育孩子改正錯誤""首先我沒有錯,另外即使教育也請使用科學的方法""電腦是我買的我當然可以拆掉了""我沒攔著你拆掉你去吧"寫出來仿佛沒有什麽衝擊力,但是在現場我和爸爸好像都變成革命戰士,吐字鏗鏘有力落地有聲,眼神不是有殺氣就可以概括.

他再次衝出去之後媽媽攔住要離開家出去住的我.我無聲的流淚,心裡很委屈.其實并沒有打算這樣,但是最近的壓力真的很大,無時無刻不再想今天回去又要學習,如果無法背得很好又是要被批評.他們說話的聲音嗡嗡作響即使是開心的約會或是吃好吃的的時候也會一直不斷的充斥在我耳邊.壓力累積到一定程度一定要爆發但我并非想這樣只因為一個詞的猶豫而開始正面衝突.繼而我哭的更大聲,因為我很後悔很遺憾,很自責讓事情變成這樣,讓爸爸生氣,讓媽媽無法休息.但是我說不出來,只是一直在哭.

媽媽一直在邊上安慰我,我哭的時候聽到爸爸去了廚房的關門聲.媽媽開始他一貫的談話方式,儘管這種談話方式只對我這種有良心的人起作用[嘔]他不停的講述爸爸的辛苦和不易,講爸爸如何愛我.在給姥姥送蘋果的時候看到姥姥家有3個柿子也為我拿回來了.我其實知道他爲什麽拿回來,在他前幾天問我要不要吃的時候就知道.因為之前猴2短信和我說秋天什麽過的柿子最好吃,我問爸爸有沒有聽說過"什麽過的柿子"他說不知道.之後他看到柿子想起我曾經提過認為我想要吃便給我帶了回來.昨天我說到萵筍,他也騎車找了很久買了回來,晚上我就吃到了萵筍.喜歡吃玉米,我家的鍋裡就天天有玉米.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愛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擔心我.媽媽這樣不斷的說,好像覺得他不說出來我就不會知道.好像覺得我是一個很自私很不知道考慮別人,心裡只有自己不知道自己被多么好的對待永遠都不知足的人一樣,想到這些,我就覺得很傷心.

其實在前天,媽媽在我要學習之前,講了他們單位的老陸的故事.他們的老陸,和妻子,小女兒和身患癱瘓的媽媽住在一個10平米的一個房間里.廚房和廁所都是和對門共用,沒有廳.他們睡一個通鋪,包括癱瘓的媽媽也睡在那張床上.試問要怎麼睡?夫妻和媽媽和孩子.更何況因為癱瘓,媽媽吃喝拉撒都在床上,常有睡著睡著要爬起來換床單的情況,每天都要洗換的有異味的床單.後來實在過不下去,媽媽被送到養老院了.老人們議論紛紛,久病床前無孝子.小女要上學需要營養,他家很不富裕,每天帶一個小奶瓶,去單位憑票領奶,給他上學的女兒喝.當然,全家人,只有小女兒每天有這樣一小瓶的牛奶喝.他們夫妻感情不怎么好,上班的地方距離很遠,當班的時間也不一樣,見面很少.但是一到見面總要吵架,是不是因為貧賤夫妻百事哀不知道,知道的是,一次老陸生病高燒了1個星期,所裡的人去看他,他正坐在一張椅子上給女兒炒菜.站不起來了也要炒菜.妻子去上班,老陸高燒了一周他妻子是全勤,沒請過一次假.也沒有人提議他去醫院看病.後來他倒下了,所裡的人帶他去醫院檢查,發現他是肺癌晚期,他的肺已經成纖維狀一絲一絲的了,之後不到一周,他就去世了.

去世的時候他的女兒還很小.後來所裡的人一直資助他的這個女兒,他的女兒長大后,讓她在聯想上了班.每一天他的女兒都很有精神的樣子.她不知道,所有的老人都認識他,看著她是怎麼被老陸一點一點的供養長大.她不知道大家看到她的時候會不自覺的想"這是老陸疼愛的女兒"他不知道爸爸爲什麽死於肺癌.他不知道他欠了爸爸多少,也不知道爸爸到底有多麼愛他.不會有人去和他講那些老陸的故事,但是那些事,那些愛,是真實存在過的,只是這個幸福的女孩子不會知道.他將不背負任何沉重的感情,過他的人生.

故事講完我一點想要學習的心也沒有,我想要哭,但是不可以當著那么多人為一個媽媽隨口講出的過去而哭,何況,我是要為誰哭.為不認識的老陸,還是為他無法體會爸爸的愛的女兒,還是僅僅為這故事,為這百態的人生,為不得不行走在這人生中的每一個遭遇著悲歡離合的人.抑或是為聯想到我是多麼幸福,聯想到總有一天為我付出了那麼多的父母終要離開我,而我無以為報也無法阻止的這種無力而哭呢.

昨天我回想起來,很慶幸我是知道父母的辛苦,知道他們為我付出了多少奔波了多少,知道他們多么愛我,同時也知道我欠他們多少的.可是我的知道,他們不知道.大概是我任性妄為,以自我為中心的樣子,讓他們感受不到我知道吧.

這樣讓我更難受.

既然是知道,爲什麽不能更聽話一點,更順從一點.多犧牲一些多忍讓一些.他們無論怎么樣也活不過我.我爲什麽不盡我所有來讓他們感到快樂.知道該怎么做卻沒有做的我是多可恥.而他們每一次原諒我幫助我,我是多么對不起他們.

後來我還是一直哭,直到哭到沒有眼淚還一直在顫抖.媽媽問我,這么久了怎么還在哭呢.爸爸已經不生氣了把電腦都安好了,讓你去上網呢.我說,你知道我爲了什麽在哭嗎.他說,我還真的是不知道,還是覺得很委屈嗎.我哭著搖頭.答案只有我才知道.


P.S.以後無論再怎么吵架,再怎么不方便不自由,我也不會離開家.如果任性的離開了,他們發生了什麽意外.我要怎么活.我根本面對不了.

Copyright © 九賜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