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碎片

88


p.s.



無須刻意銘記無法實現的愛情

無論有什麼樣的回憶

我們在長大一些的時候

時間就會把回憶裡的泪水風乾

那時候回憶里

就只剩下温暖的片段了




一路上想了很多.在極不情愿的套了車錢之後,邊憂傷著國家和宇宙的命運,邊決定回來不能立刻上網找人TX或者潜水看圖回帖,要先把那些記录下來.

那些是從關於阿Q精神開始的.

突然要我們上臺講述"上次布置下來的"關於對阿Q精神的看法.按照學號一個一個來.我猜怎麼也輪不到我,就安心的看我自己的書,沒想到老師跳著來,瞬間就輪到毫無準備的我.此刻我正為那些遺憾苦澀又無奈,回味起來是一抹慘淡淺笑的故事黯然落泪,就這麼被上臺非常窘泪眼婆娑的開始談;"關於魯迅和他向我們傳達的阿Q精神..事實上是他對怒其不爭哀其不幸的中華民族國民性的揭露.."好像我就是那阿Q,魯迅把我給欺負了我要傾訴委屈一樣.

談著談著就恢復了平日的我.做了準備未必能這麼本色這麼坦蕩.既然是要談感想講道理,那就談嘛..無理攪三分得理不饒人畢竟是大學3年我們學會的看家本領,都要畢業了這種小場面要是發揮不好那豈不是愧對三年的學費麼.於是就各種把魯迅批判了一頓,大力的提倡了一下阿Q精神.提出中庸之道與阿Q精神在現實中的意義和承傳關係以及看到國民性所在的積極意義和針對"在無法對所提出問題給予解決方法的時候是否有對其進行批判的資格"提出質疑.老師雖面有難色但并沒批評只表示:下課去找他進行更深入的探討.

誰要和乃探討,我極喜歡魯迅,雜草的每一篇都是會默默背下來的經典.他的好壞還用乃來褒貶完再傳達給我不成.

換言之 我還要回家睡覺.[喂...]

下了第一節就匆匆回來了.去他媽的電影祥林嫂.

回來的時候,司機是個格外熱情的人.比來時那位要活躍的多.上學路上我邊聽歌邊頭靠窗邊默默流早晨泪[我就是早晨容易不由自主眼睛酸澀的人,一旦悲傷就會難以控制.其實并無大事],邊流邊回憶過去曾有一司機在我難過的時候伸著確實温柔關懷卻又欠扁的臉問"小姐 你是在流泪麼"現在想起還覺得在感受到人與人之間的温暖的同時很想打人.但是转頭看身邊的司機,全然無動于衷的一張冰冷的臉,於是心裡暗罵"禽獸不如的混蛋"[我知道其實我才是混蛋...]現在連看都不看那司機,聽著歌還能聽到他喋喋不休的搭話,什麼"三環怎麼這麼堵呀""買車還得買馬3""小姐看那邊撞車了"...依然是很想打人,但這次是邊翻白眼邊想打人.特別是聽到他神情猥瑣打探著問我"小姐剛下夜班呀"

乃才剛下夜班!!!!!!乃全家都剛下夜班!!!!!!!![T皿T++++

這若是大一大二那會天天出門都化妝穿的花枝招展的時候.不行那會也不能像不良職業者口胡!!!!!總之就現在來講怎麼看怎麼都是一個因早上太早起血糖很低身體也不好以至沒精力跟乃計較的一個清純文弱[死!!]的女大學生口牙!!!!老子在外形上唯一的優點就是長的不像壞人乃膽敢暗示老子是不良職業者混蛋要不要臉呀呀呀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就像看不請假就在排練遲到的社員一樣的看過去問"你說什麼,能解釋一下什麼是夜班麼"對方擺手沒有沒有,我也就憤憤的罷了.

下車去M買早點.服務員比我還一臉倦容可能是真的還沒下夜班OTL.於是態度明顯不好,我沒在乎,直到邊上一個抱小孩的一看就知道是來北京打工的年輕女性遭到他的白眼為止.

年輕的媽媽要給小孩用M券兌換套餐,過來詢問,服務員看了看他的手機不屑地答"只能兌12塊"年輕媽媽表示那就要個套餐.服務員無表情的對扔下"只能十點以後"然後開始收我的錢[順帶一提那年輕的媽媽他娘的是在插我的隊=日=+++]年輕媽媽明顯失望的看著孩子"那怎麼办呀只能十點以後",孩子各種咕咕歪歪大概是表示"不成就的吃現在就得吃"年輕媽媽無奈的轉向服務員"那就要一個漢堡好了"服務員不耐煩"什麼漢堡"年輕媽媽楞了,重複"什麼漢堡??"接著服務員把一張套餐介紹的紙拍在台子上,"看清楚再點!"

接着我就急了.

"你有沒有服務操守""你態度那麼惡劣給誰看呀""欺負人家沒吃過麥當勞麼吃過了不起了會拍桌子了是麼""就你困其他人都該圍在你周圍大唱哦呀你起得真早真呀嘛個不容易是麼""不愿意別干!中國競爭就業的沒上過崗的被炒鱿魚的丟了飯碗的多了去了沒別的優點了就是占個人多還怕一個人不干服務員麼""快道歉!"

經理在我吼第一聲的時候就出來了,那個服務員被拉下去了.道歉也是經理代替的.

把我那些給了那個年輕媽媽接著轉身,看到其他人邊看邊不敢看還是忍不住看我的眼神后,我完全冷靜下來了.

服務員的委屈找誰訴苦去.

回想起在北戴河的時候忽然之間怒火攻心對著糾纏我們不放的為私人旅館做廣告和推銷海螺的大爺大媽大吼的事情.

都是無關緊要的事情.

我可以站在敵人的立場上想大是大非的對立統一關係,可以為阿Q申辯,可以在昨天夜裡吃完飯回家途中為煩心事揮拳頭不幸打中一路人,他只是無奈了一下眼神里沒有對我的責備而想要拉住他請他吃些東西,可以在剛才回來的時候想起一句歌詞"為你點播這首歌,我若是先哭了,怎麼唱到最後"突然心潮澎湃走不下去就隨意坐在路邊的石臺上了很久.我這樣一個人,我這樣一個自以為可以想開很多事,看開很多事,自稱是一個隨和的人的人,怎麼會這樣.

亂髮脾氣是最沒原則的表現.

然後我就是那個最沒原則的人.


魯迅乃給我站出來.告訴我這種時候,我意識到自己是這樣無恥不能自容的時候,不用阿Q精神自我安慰"起碼我還是個好人""他們有自己排解的方法""人傷害我我傷害人是世間永恒的真相"的話,我還怎麼活?!還叫不叫我活了?!!

我好奇那些人是怎麼活下去的.

具有兩面性的人,逃避真實的自己的人,和不能示人的那一個自己鬥爭的人,試圖忘記自己真正那一面的人,明知道自己想怎麼樣卻偏偏走向另一面的人.如此矛盾和掙扎,過去的還沒有忘記未來的還不能相信,就好像今天的太陽已經落山,明天的太陽還沒來得及升起,活在了失去卻無從追尋只有等待的漫長夜的夾縫中,他們是怎麼活的.

莊子想通過寫文章自我暗示卻被後人抓住了隱藏的欲望說他很可憐.和靖先生自我暗示的太成功,梅妻鶴子了一輩子,後人卻看透他沒有中國文人的脊梁太可悲.魯迅先生看到一切的悲哀卻無力改變,文章如麥芒,字字直刺人心,最常聽到的評價卻是後世學子一句"煩不煩吶都要背麼"

這樣一想.老子那廝真他媽是神TVT






P.S.

這麼多年.他頭一回敲我.

他告訴我 他現在是一個人了.




Copyright © 九賜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