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lways




「打開就知道本不該打開的」



                 -- 聰明人還不快點關上 --                 




今天上課的時候想起我小學時曾經對別人的傷害.

對於小學的校園生活我沒有半點留戀.即使那時候家裡學校只有一條馬路,學習任務不會沉重,還有灌籃高手和奶片的陪伴.但是一旦想起來,總是要皺眉的.那是一段被我嫌棄的過去.

小學時候我就已經開始逃學了,藉口不去體育課更是自然而然的.對學習一點熱情也沒有,但是并沒有為這些反感到那種程度,畢竟是小時候,覺得不喜歡的東西,只要應付過去就好了,不會存在矛盾心理.

我討厭的是人際關係,不包括老師在內的,單純同學朋友之間的人際關係,讓我很憎惡.

討厭虛偽的人,討厭表面上是朋友內心卻彼此看不起的同學.討厭不知從什麽時候開始與男生交談都會穿成緋聞好像做了什麽對不起國家對不起黨對不起社會主義改革開放的事,討厭即使不喜歡這個人也要在過節的時候送他一張賀卡因為班班人人都有怎么能只單單不送她,送了又覺得浪費一張卡真的很可惜的這種不甘心的感覺,討厭跳皮筋,更討厭連跳皮筋都要拉幫結派,明爭暗鬥的同學們(女同學們),討厭幼兒園時明明很要好不知什麽時候變成不良少女風格的朋友給我帶來明顯的"物是人非"的不知所措,討厭不知哪裡來的自信讓他們有足夠的勇氣去譏笑別人短處的傢伙,討厭莫名其妙不准我和某個人再講話,還裝作一副維護社會和平的正義模樣,討厭多次把我拉到"借一步說話"的走廊一腳表示"不要在背叛我們了"的那種表情.討厭相互攀比誰用的鉛筆盒比較高級和誰積攢的各種金卡或是還珠格格的照片比較多,為這些好朋友也可以撕破臉在小賣部裡扭打起來.討厭鉤心斗角,討厭下課上課不管上不上課都去巴結奉承老師的好學生們,討厭在小時候就清楚的意識到自己不可能是天才,天才坐在自己前面和斜對面,在都是2年紀的時候人家已經開始做六年級的題,討厭做了好事卻是別人的功勞,與世無爭卻飛來鍋.

在小學獲得的收穫是:不要相信別人不要告訴別人你那裡比較優秀不要張揚你新買了什麽不要表示你那些東西有富餘,不要加入任何小團體,不要說人家話,也不要因為別人說了自己話就坐立難安,正義感留給自己心裡就OK不要激動地去主持正義,不要天真的以為付出就一定會有回報哪怕一點點,就像不要天真的以為老師說他們都是爲了學生好那就是都爲了學生好一樣.

很多事情是我小學就明白了的習慣了的,這也不是我能決定的,但是現在看來,小學的學費,我確實沒有白交,這六年的義務教育在我看來具有深刻的社會意義.OTZ

似乎我是受害者,我確實受害了很多次,啊啊我那幼小的心靈啊(抽).但是我今天上課時忽然想起我在小學曾經傷害掉的3個人.仔細濾過一邊,他們確實是我唯一承認的,到現在依然覺得很內疚的我傷害了的人.

第一個是比我第一年級的小妹妹.當時不只是為什麽是怎么個演變.在家庭小飯桌的午休時間,我受6,7個孩子家長的委托,義務的看著他們學習.(換了現在這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嘛)結果這個孩子和我關係最好,我也最喜歡他,平時走得很近,他的學習也一直很好.在每一次的小測驗(別問我那是啥)的時候,都是滿分的.然後在期中總評定(別問我那是啥+1)時我理所當然的給了他最高的分數.有規定最高分熟的被選為午休班班長(我不知道為啥),於是他當了後半個學期的班長.當期末又要進行評定時,有另一個和我不錯的姑娘找我說,大家都在懷疑這次又是班長連任,他和我那么好,我一定偏向他的.我聽後很生氣,覺得人家明明就是各方面都優秀啊我沒有偏袒他,只不過關繫好那又能怎么樣(我發誓我當時還是很純潔的真沒收受賄賂哦...)後來我想了又想終於對找我來的女孩說,那我故意讓你分數高些超過他,然後你來做班長如何?他說不太好吧.我說,反正你也不差,他連任的話大家都會不信任他甚至排擠他,我又是個外校的高年級,以後他沒朋友了怎么辦.於是那女孩答應了.

結果在後來離期末評定越來越近的幾天,我一直不敢正視和我最好的妹妹的眼睛,有一天大家都在的時候,他忽然說,姐姐我這次一定會好好的然後在取得好成績當第一.我傻了不知道該說什麽的時候.和我密謀好的女孩說,你肯定沒問題的肯定是第一.我的腦海一片空白,只聽到他們笑著繼續對話"真的么,其實我也沒把握特別是數學""那當然了騙你我是小狗"..等等.

結果最後的畫面一直頂個在我腦中,她大哭起來眼神複雜但是絕對是痛苦的,一直顫抖著,一直看著我.我也看著他.忽然她轉向替他上崗的班長,咬著牙擠出"你就是小狗"幾個字,就跑出去了.我沒有去追.我拿什麽追她,我沒有那資格.

後來他離開這個家庭小飯桌了,過了幾天,我也離開了.

我沒對任何人說起這些事情,我確實無法開口.我要怎么說我設計了一個陰謀爲了不讓一個不正式的小複習班的一個很親密的小妹妹繼續當班長?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傻到這種地步,她當或不當班長,對我沒有任何好處.即使有好處也是讓他繼續當才會有好處,這樣其他小孩子也回來假裝和我關繫好也會奉承我(笑).結果我卻害人害己,現在來看就是"犯賤有毛病"

第二個和第三個都是我的好朋友,一男一女.說好朋友,并非是現在意義上的好朋友,只是走得很近,一起去家庭小飯桌,一起做作業,女生上廁所一起走,男生下課總被我追著打.因為不涉及到交心或是彼此了解,所以沒把他們算到真正意義上好朋友之列,不過這也僅限於我的想法,他們具體是怎么定義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女孩子在我生日的時候送了一次又一次的生日禮物..都是些算不上名貴但是足以看出他是想表達一種份量的東西.男孩經常和我挑釁但是偶爾不但讓我抄作業還會幫我分擔一些.這樣的話,雖然沒能交心,但是他們對當時的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了.

有一次回家路上,不知發生了什麽,印象中是極小極小的事情,總之最後我聲稱要跑去和女孩子說男生說他壞話,男孩不服的說你去呀你去呀,於是我開玩笑的去了,女孩聽完笑著去追這男生打,我在邊上看笑話.可是一會,氣氛變的認真起來,女生拉著男生跑到我面前問"他說了還是沒說".....非常的窘,我含糊的回答,"你覺得呢".我沒有預想過會變成什麽大事件,這不過是一個有預告的玩笑,不該當真的.但是女孩沉默了幾秒撲上來抱住我哭著幾乎是喊出來"我相信你"我驚慌的看著男生,他頭也不回的走開了.

但是那時候,我始終也沒勇氣對一個抱著我大哭相信我的女孩說,對不起啊我是騙你的你該相信他.

這次同一瞬間傷害兩個人.挑撥離間,欺騙和陷害,還能在惡劣一點么.

怎么看,我都是個十足的賤人了.因此,以後我不管做了什麽善事,還是本來無關我的事,總會殃及到我.好心當成驢肝肺啊,表達不當被質疑啊,什麽的,或者是遇到了我心目中來傷害我的賤人,見我一次還我一次甩掉一個又來一個,OTZ...不是因為什麽別的,因為我也曾經犯賤害人我也曾經無緣無故的把別人捲入我的失敗之中,我也曾經帶給別人不幸.所以我是活該的.

誰沒有傷害過別的人.也許在自己沒察覺的時候,也許只是一個細微的動作或者嘴角的牽動,就帶給了別人心中難以愈合的傷口.我們一味的傾訴誰誰誰虛擲了我的熱情和善良,欺騙我,陷我於不仁不義,背叛我,帶給我水深火熱等等的時候,假如可以把時光抽離開來,讓我看到過去的那些時候,那些人,他們被我傷害是痛苦的表情,與日後我被他人傷害時的樣子,會不會有點相像?還是如出一轍的好像巨大的鏡面像呢.如果是這樣,那么就可以真的把時空抽離開來了,耳邊仿佛出現他們的委屈和抱怨聲,他們無助的哭喊和叫罵,他們有多恨我?只要問問我有多恨傷害了我的人就足够了.我不必再開口罵人,他們在我的背後,已經代替我開了口.對象同與不同?定義都是"無恥的賤人,踐踏他人感情的人",這樣同與不同又有何差別呢.

看了一篇文的題目是夏日終年.明明該是件快樂的事情為什麽這些文字經過唇邊卻覺得一絲悲愁.似乎是無奈的遺憾的不得已的一般.大概不是夏天不美好,而是在美好的夏天偏偏發生了一件那樣讓人無法忘懷的事情.後來四季流轉,但是由於一直無法從那件事中走出來,所以無論走去哪裡,都是燒得灼白的陽光,刺眼刺心,不禁要流下淚來.我是這么理解的,卻偏偏又不這么理解了.這四個字.夏.日.終.年.讓我想到無窮無盡的輪回,詭秘的時間曲綫,和人最開始的善良以及不善良.社會的國家的民族的世界的宇宙間的萬物的.各種事情好像都想到了,但是卻其實什麽也沒有想到,想通了一般,但卻知道自己并非想通.我似乎被凝固在了一個窄窄的夾縫中了,卻沒想要逃出去,甚至想即使不再出來了,也罷.

被你傷害的人傷害了我,我卻不見得會傷害得了你,然而你一定會被某個人所傷害.如此循環,無論無和努力避免它的發生,他還是要發生的.以肉眼看不到的迅猛如洪潮般的速度奔向你,你還來不及去反應,又或你以無心去反應.太普遍,太普遍.普遍的太真實太真實過於真實,人們仿佛就察覺不到他的存在了.你知道的,這是他并非真正消失或是從未存在,而是巨大的超過了任何人的視野,巨大到了我們過在他當中,呼吸著他過活而不自知的地步.

於是偶爾一次恍然意識到他的存在時,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犯罪感,孤獨感隨之而至,你幾乎透不過氣來了.心裡想是只有我如此想還是大家都一樣?為什麽意識到了這些卻還要繼續從前的那些傷害而不停止,不去愛惜和保護身邊的人即使你很討厭他們?為什麽當被傷害了還是會憤怒還是會悲傷?一切不過是必然,是另一意義的自然規律和法則.

那就停止傷害,不要再做任何可能會刺傷別人的事了.這樣想的話,也許還是沒有想通吧.這種程度的想通只是比連想都不曾想過的人們要善良些,敏感些,卻也更可憐.我知道那是怎么樣的一種可憐.什麽事情都將心比心為對方著想,任何時候雖然自己難過的要死但是首先要先照顧大局.如果看到你憂傷我會忘記我憂傷來陪伴你幫你分析前因後果,給予之外是原諒.因為懂得,所以慈悲.對天下人大慈大悲,則是對自己的殘酷束縛.你知道自己有多痛苦可是除了你之外不再有人知道.你想過要反抗一下但是既然是你甘愿如此又何謂反抗?如此掙扎混亂,又是何苦.

於是在想開一些,在想開一下.可不可以放開一切隨遇而安.當接收到別人無意或是惡意的傷害,可不可以想想哎呀,我也是這樣傷害過了別的人,然後一笑置之?你的愛有限,不可能無限揮灑,但是可以把他們分給你所想到的你愛的人們.若是遇到雖然想要幫助一個人,卻再無可給予的愛時,就不要再看他,不要放在心裡去惦記他的後來如何如何.你就是放棄掉他了,但你問心無愧,你也曾被人放棄過.如此,內心平靜安穩,不驕不躁,不慌不忙,不緊不慢的度過人生.世間的紛擾真的還那么重要么.

我從沒說過我不是壞人.我只是想盡力做好人的人.
Copyright © 九賜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