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arty



包括兩部分.

8月26日SUI和PP的歡樂宴請記錄和很無聊的最近一系列事情的感想

不喜歡看枯燥乏味不知所云的大家看到水平分割線就停止吧 =V=~





今天是SUI和PP的生日宴XDDD

托大魔王[嗶---]的福我走到地鐵又乖乖的聽了他的話回來導了2次車打了2次車來回來回在我家附近的北四環上轉,我也得以很好的欣賞了熟悉的風景(口胡!!!)早知道就不要給他打電話果然遇到很多磨練啊...

第2次到後海去很開心.以前聽姐們和小然然各種爭論後海好與不好之處,而我對後海的印象之後深更半夜隨破立眾從荷花市場進漸漸走到不繁華燈火稀疏的地方放小河燈,其實就是點了蠟燭的小紙船,船底有蠟,疊小船的時候大家又說又笑很開心.但是放到一半突然下起雨,我和幾人穿過大魔王[嗶---]所說的"很近走一會就到"的幽暗小路一路跋涉了半個多小時,最後受不了在我的苦苦哀求下大家打了摩的耗時10分鐘左右才抵達了新街口OTZ.這種路程怎么可能是很近嘛!!!

這次比我對後海的初回印象要輕鬆得多,不過不變的是,依然有魔王屬性的人(PP)和雨(翻白眼)

SUI和PP點的菜超級好吃.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吃肥肉!!!這真的非常值得紀念,在我小的時候爸媽不知道多少次把肥肉藏在白米飯里企圖讓我不小心吃下去都被我識破并抵抗到底.昨天既然是SUI和PP的生日宴又借著"看不見看不見"的魔法壯膽終於吃下去了.啊!!!!很好吃TwT...我終於蛻變成為一個敢於吃肥肉的成熟大人了(握拳)///除了紅燒肉之外每人一碗的蘑(學名叫什麽我忘了...)也很讓我銷魂我是蘑愛好者來的(捂臉///)非常幸福的是有兩個大蛋糕>///V///<每一個都非常好吃XDDD~儘管已經吃飽了還是努力的試圖多吃一點再多吃一點...我是多么的頑強啊(滾!)

然後.一開始先是發現D背叛了我們"抵制MH軍團"在PP的誘惑下又開始MH了TAT!!!當場在座的基本上是玩與不玩間隔坐開...但是為何我前面和左右都是MH黨?!!!OTZ.....不過不管怎樣老子在這方面立場還是很堅定的..(握拳)..大概...L的紅色PSP很漂亮和霜的一樣呢XDDD,SUI的薄荷也和D的一樣多么少女的顏色啊~很好我的色果然還是總攻=V=++(滿意)

後來在U出乎意料的挑釁下,蛋糕涂抹大戰開始...在兵荒馬亂之中我努力的乞求著和平..但是明顯這是奢望,我雖然沒有慘死,但是仍然被PP擊中..就在我想對銀子下手的時候他那清的眼神使我放下了屠刀T///V///T結果只有善於逃跑的SUI和專注于吃喝聊天的FX+86以及有清眼神的銀子幸免於難獲得了老子祈求的和平TNND...

和平之後我們這側體會了一下寒武紀的溫度...F和從北戴河集訓歸來的MH黨們外加不知何時變得異常冷的小動物一隻開始各自接棒傳遞彼此的冷.SUI雖然一直堅持抑制著內心的冷衝動不愿被同化蛋事實上他的靈魂早已背叛了她的肉體..最後大家公認北戴河集訓的成果還是敵不過F的天然冷.F=最冷的白雪公主..PU...

後來就各自散去了.在公交車上PP的詛咒實現了果然是魔王屬性的人物麼...我獨自導地鐵5號到10號.剛出了地鐵,大雨傾盆而至...而且伴隨著巨大的雷鳴和恐怖的閃電..還沒回到家我已然全身濕透哈哈哈哈(淚....莫道不消魂..我突然想起這句來了TwT..

回到家裡,邊洗澡邊想著大家在一起很開心.吃飯不是普通的吃飯不是爲了吃東西滿足食欲,喝酒不是普通的喝酒不是爲了借酒消愁或者那貪杯的習慣.合宿也不是普通的合宿不是和其他人共用一間房睡在一起而已.所有的事情都是因為大家在一起才會覺得有意思有意義.






終於把很多想法理清所以更新了.

最近發生的事情已經很快很多到我來不及去反應和整理了

莫名奇妙的傷害與被傷害

是我太不成熟.還是社會不成熟的過分以至於我的成熟和善意都變成一個笑話.


喜歡著大家并不意味著我對大家有多么的了解.其實越喜歡,越渴望去接近,但是并不想要去了解.有些事情,理解和知道,比更深層次的了解要更加體貼.我知道你不喜歡吃辣,那我記在心裡,下次絕對不會和你一起吃飯的時候點辣的東西吃.我知道你身體不好那就不會約你一起去爬山,我知道你不喜歡那個人,那我和你在一起的時候,不會提到那個人的事情,和你相處的時候就保證一個沒有那個人存在的空間設定,也不會去在兩人之間搬弄或者傳話.我知道你其實很在意某人,那就不經意的去拉近你與某人的距離,讓你們更多接觸.我知道你沒有錢了,就會主動結賬,我知道你由於什麽原因口是心非了,就會給你臺階下找藉口讓你如愿以償.我知道你需要找人傾訴,會不自覺的只看著你的對話框等你把你的心裡話一行行打出來.這種不張揚的關心是我的處事理念和對待好朋友們的態度.一直覺得能感覺到你對我好,我就回應你真誠的我的感情是理所當然,不管理念合與不合.我知道你的善良和對我的善意,就足夠讓我善意溫柔的對待你了.哪怕最後你不是真心待我而是習慣裝作親切的樣子也好,只要他沒有暗地害我,我就沒有損失什麽,我不會因為我曾經心裡想著一個人的好而後悔.這些沒有什麽好後悔.畢竟在自認為他對我好的時候,我也得到了相應的快樂.

我以為這樣慢慢就可以傳達我的想法.但是并非如此.我的想法很可能被誤解或者接收不到.我也不知道如果是這樣該怎么樣去應對.如果對方誤解了我,能夠及時的找我來說明.那是最好的.因為我不喜歡曖昧的態度.不喜歡猜測別人表面友好但是否笑里藏刀暗備殺機.明明不該是這樣複雜的事情為何要讓自己絞盡腦汁去猜測.把自己弄得心力憔悴就算是最後證實了那個人不是好人,又如何?誰都沒有快樂過是最痛苦的.

於是很喜歡對談.如果對方很真誠,我不介意或者說很樂意報以真誠,最大限度的把自己的想法告訴對方,這樣的溝通下來,不管是否能達到理解,起碼可以感受到對方的誠意,那理解與不理解,也就是個虛無的東西了.但是能這樣坦誠的人不多.我很珍惜這樣的人,他們往往受過很多傷害卻還是在心裡最柔軟的地方一如既往的堅持自己的信念,不愿與那些醜惡同流合污,他們事實上非常單純,但是不輕易顯露出來,是爲了自我保護.還有一類人我也很珍惜,就是不會談也不想談不好意思把那些話說出口的人,他們往往會做很多實事,付出的總比他們說出口的多很多,若是誤解了他們,他們也心裡難過不吭聲的走掉,但心裡還是想要別人理解.我在心裡想要保護這樣的人們而并非去傷害他們.不管我最後到底是否傷害過,我無心這樣.

但是還是不愿意與人溝通的人比較多.我想起很多事情,比如坐在麥當勞里對談的兩人,一個是把心裡話都說盡了,而另一個是皺著眉頭"我沒什麽好說的".不是沒什麽好說,而是很多話等著要和當事人外的別人說.比如一個團員誤會了團長感到受了委屈,用行動表示自己的被傷害和絕望,別人問起,把事情繪聲繪色的講述一邊,卻在結尾不忘記說,我沒有想過抱怨,只是咱倆好,我怕你想我不用心,說這些是爲了告訴你我不在乎這些我還是很用心為團裡的.
比如還是一個團員被陷害亂搞男女關係,被全團的人當作了茶余飯後的談資卻沒有一個平日裡互稱的兄弟姐妹的朋友告訴他他現在的處境,看著他的女朋友不容分說的和他分手,看著他在很長時間里都不知道為什麽會變成這樣.大家只是看著只是聊著只是笑著.理由是"誰都不愿意撕破那層紙",所以不帶一點責任的去看這些笑話.

我差一點也變成這樣的笑話,就在不久之前.但是現在連我也必須要假裝無所知的繼續微笑下去.因為面對的本就是無情的人,沒有去坦誠交談的必要.

但是起碼現在在周圍的都是重感情的人們.也許是關係複雜了些,理念不同了些,但起碼都是不會來傷害我,心裡充滿善良的人.只不過有時面對社會,各有各的無奈和偽裝罷了.

這樣想著,就不覺得還有什麽好彆扭好不安的了.
Copyright © 九賜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