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NO

有時候我分不出野心和慾望的區別。

這並不重要,我避免去給他們定義,或者更多的去思考,只知道他們都是一種“想要”的聲音就够了。

這個才是最重要的。

就好像喜歡和討厭一樣。無需劃分得太細,無需仔細的思考原因,對錯。只需要等待一個聲音。

“够了”

聽到這樣的聲音,你多美,你多好,你整個人全都他媽的讓我噁心。




今天是9R同學的生日[撒花~

不好好珍惜禮物的話我隨時回收哦TuT[默默期待

好下一個話題[喂

明天pp可要大展身手哦///我會好好看視頻的///

有什麼想到的再更新.

是不是進度太慢啦一會打kh一會檢事結果兩個都沒打完||||||




卻説王夫人等這裏吃畢西瓜,又説了一回話,各自方散去。寶釵與黛玉等回至園中,寶釵因約黛玉往藕香榭去,黛玉回説立刻要洗澡,便各自散了。寶釵獨自行來,順路進了怡紅院,意欲尋寶玉談講以解午倦。不想一入院來,鴉雀無聞,一併連兩隻仙鶴在芭蕉下都睡著了。寶釵便順著遊廊來至房中,只見外間床上三豎四,都是丫頭們睡覺。轉過十錦槅子,來至寶玉的房內。寶玉在床上睡著了,襲人坐在身旁,手裏做針線,旁邊放著一柄白犀麈。寶釵走近前來,悄悄的笑道:“你也過於小心了,這個屋裏那裏還有蒼蠅蚊子,還拿蠅帚子趕什麼?”襲人不防,猛抬頭見寶釵,忙放下針線,起身悄悄笑道:“姑娘來了,我倒也不防,唬了一跳。姑娘不知道,雖然沒有蒼蠅蚊子,誰知有一種小蟲子,從這紗眼裏鑽進來,人也看不見,只睡著了,咬一口,就像螞蟻夾的。”寶釵道:“怨不得。這屋子後頭又近水,又都是香花兒,這屋子裏頭又香。這種蟲子都是花心裏長的,聞香就撲。”說著,一面又瞧他手裏的針線,原來是個白綾紅裏的兜肚,上面紥著鴛鴦戲蓮的花樣,紅蓮葉,五色鴛鴦。寶釵道:“噯喲,好鮮亮活計!這是誰的,也值的費這麼大工夫?”襲人向床上努嘴兒。寶釵笑道:“這麼大了,帶這個?”襲人笑道:“他原是不帶,所以特特的做的好了,叫他看見由不得不帶。如今天氣熱,睡覺都不留神,哄他帶上了,便是夜裏縱蓋不嚴些兒,也就不怕了。你説這一個就用了工夫,還沒看見他身上現帶的那一個呢。”寶釵笑道:“也虧你奈煩。”襲人道:“今兒做的工夫大了,脖子低的怪酸的。”又笑道:“好姑娘,你略坐一坐,我出去走走就來。”説著便走了。寶釵只顧看著活計,便不留心,一蹲身,剛剛的也坐在襲人方才坐的所在,因又見那活計實在可愛,不由的拿起針來,替他代刺。



真是太可愛了我的寶釵小姐TVT



Love's Secret

Never seek to tell thy love,

Love that never told can be;
For the gentle wind does move,
Silently, invisibly.
I told my love, I told my love,
I told her all my heart;
Trembling, cold, in ghastly fears,
Ah! she doth depart.
Soon as she was gone from me,
A traveller came by,
Silently, invisibly;
He took her with a sigh.


                                                                           ——by William Blake









除了上班寫稿子還要每天都去學日語

即使是這樣我也想把遊戲都玩完,還有關注了很久的LD,大家都玩了反而我沒玩到TAAAAT!!!

上班不可以的話,我可以整晚不睡的其實TVT

只要...只要爸爸別一到11點就搬個小凳子坐在我邊上看著我玩的話...TVT

快別這樣吧,我只是想忠於本能而已快別這樣好嗎TAAAAAAAAAAAAAAAAAAAAAT



讓我玩.......TAT.........

只是玩都不行么..玩是孩子的天性呢[滾你媽的




玩不到遊戲但是我花了兩天時間把《我執》和《常識》看完了,也算不壞(但是依然彌補不了我的缺憾TVT) 本來還可以看動畫的現在也不可以了。本來可以戴耳機但是也不可以了。爲什麼我剛一來規矩就變得多了起來TAT

Copyright © 九賜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