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tragedies

我的新手機被海關扣押了.

上帝你到底多不願意我用新手機啊?
24日晚上開心的被蝶灌輸了各種J家cp的基本知識.然後第二天和大波波見面聊了一些沉重的話題.但是後來歡樂地見到了小86,瞬間兩人都萌物被治愈了.

晚上在9R家玩tov.大屏幕里的zagi就是不一樣啊www///四人全滅的感覺非常爽.雖然這樣故事就結束了但是..[轉目]

我的手機....我的手機....

干.特別的不爽.


There are only two tragedies in life: one is not getting what one wants, and the other is getting it.

今天無意中提起的變態在此刻讓我分外有毆打他一頓的慾望.







"我不願意從這世界上消失.

閉上眼睛,我可以真切地感覺到自己的心在搖擺,那是超越悲哀和孤獨感的,從根本上撼動我自身存在的搖擺,那是超越悲哀和孤獨感的,從根本上撼動我自身存在的大起大伏.起伏經久不息.

我把胳膊搭在椅背上,忍受著這種起伏.誰都不救我,誰都救不了我,正如我救不了任何人.我恨不得放聲悲哭,卻又不能.就流淚來說我的年紀已過大,況且已體驗了過多的事情.世上存在著不能流淚的悲哀,這種悲哀無法向人解釋,即使解釋人家也不會理解.它永遠一成不變,如無風夜晚的雪花一般靜靜沉積在心底.

更年輕些的時候.我也曾試圖將這種悲哀訴諸語言.然而無論怎樣搜刮詞句.都無法傳達給別人.甚至無法傳達給自己本身,於是只好放棄這樣的努力.這麼著,我封閉了自己的語言,封閉了自己的心.深重的悲哀甚至不可能采用眼淚這一形式來表現.

再次合目之時,起伏已不知遁往何處,腦海中浮現的只有塵埃般輕盈的沉默.我久久地獨自注視那塵埃.塵埃不上不下,紋絲不動地浮在那裏,我噘起嘴唇吹了口氣,依然一動不動.任憑多麼強烈的風,都全然奈何它不得."

根本不需要選擇.沒得選擇.

那並不是兩個歸宿.只是你的慾望和你的恐懼.你無法單一的擁抱其中一個.







only the paranoid survive

我於是得到安慰和鼓勵.

所以查什麼是費爾馬定理以及費爾馬大定理查到清晨.明明是不重點.

混蛋我根本就不懂.誰來告訴我那些公式到底是怎樣TVT

Comment

2009.04.25 Sat 01:04  |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 #

2009.04.25 Sat 03:07  |  Re: タイトルなし

謝謝你TAT 我也發到那邊去啦///

  • #-
  • 九賜
  • URL

2009.04.26 Sun 19:01  |  

我昨天做梦梦见你....似乎是一个很混乱的梦,我坐在路边摊的塑料椅子上犹豫到底要吃什么,油锅里不明的面粉团在沸腾的泡沫中上下翻滚,你忽然坐到我身边,手里是一盒白饭,微微从下面渗出些酱油的颜色.你表情忧郁地用塑料勺子翻了翻饭盒,稍微露出了红烧炸鱼的身资,似乎鱼籽和下面的米饭纠结在了一起.
我们没有对话也......尼桑你讨厌吃鱼吗||||||||||||
让我回想起来的是日志里的这句"世上存在著不能流淚的悲哀,這種悲哀無法向人解釋,即使解釋人家也不會理解.它永遠一成不變,如無風夜晚的雪花一般靜靜沉積在心底." 我想我有太多这样的悲哀了...导致总是做一些奇怪的梦(虽然梦见你很开心呀..可是梦里的你不开心呢|||) 恩有空的时候请来听我说另一个=wwwww=

  • #-
  • 肉包子
  • URL

2009.04.26 Sun 23:55  |  

妹子+
我是嫌刺多...一定是這樣的,魚肉很好吃可是要摘刺,對我這種近視眼和怕麻煩的人來說實在是TVT...但是魚子我很喜歡呦~////

這段摘抄來自村上春樹的世界盡頭與冷酷仙境.之前看的時候怎麼沒看到這段話[轉目]最近瞎翻打發時間的時候剛好翻到.好像把每個人想說的話,表達不出來的都表達出來了一樣,所以特別放上來><

最近好累[枕大腿求治愈///]

  • #-
  • 九賜
  • URL
(編集・削除用)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
Copyright © 九賜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